2016年津洽会上的一角,不大的展位间或有人驻足,对着剪纸上别出心裁的图案比划着,其中不乏专程赶来买郝桂芬剪纸的市民。郝桂芬站在展位后,及时解答顾客的问题。在顾客低头挑选或与同行者讨论时,郝桂芬垂手静立一旁,目光落在那些成型的剪纸上,似乎对这些作品有点不满意。

2016年津洽会上的一角,不大的展位间或有人驻足,对着剪纸上别出心裁的图案比划着,其中不乏专程赶来买郝桂芬剪纸的市民。郝桂芬站在展位后,及时解答顾客的问题。在顾客低头挑选或与同行者讨论时,郝桂芬垂手静立一旁,目光落在那些成型的剪纸上,似乎对这些作品有点不满意。

误打误撞干起了剪纸营生

郝桂芬对剪纸最初的记忆源于奶奶。


1960年出生的她经历了一段并不富足的童年,而脊柱侧弯的折磨则使剪纸成为郝桂芬少女时期为数不多的娱乐之一。体弱的她无法下地干活,便在家中一心一意剪纸贴补家用。


如果从五六岁初“恋”剪纸算起,郝桂芬与剪纸已相伴半个世纪。她说,把喜欢的娱乐作为一生的工作是一件幸福的事儿。

数十年,从街边走向殿堂

从街边摆摊的小商贩到剪纸非遗传承人的身份转换,郝桂芬花费了数十年。


身为剪纸艺术的传承人,郝桂芬不仅担起“承”的责任,把这门艺术继承下来,还积极扮演了“传”的角色。在保留最传统的剪纸形式(比如春节时家家都贴的窗花、吊钱等)之余,郝桂芬自主创新了套色剪纸和阴阳刻结合的手法。


据郝桂芬介绍,津洽会当天的一幅展出作品就采用了上阳下阴的技法。这种独特的技艺使剪纸栩栩如生,宛如油画,令人惊叹。

半年剪一幅《清明上河图》

谈到自己最得意的作品,郝桂芬脸上的笑容更胜,滔滔不绝地讲起当年的创作历史。


1995年,她萌生了把经典国画《清明上河图》以剪纸形式展现的念头。她对着画稿复印件一笔一笔勾画,深浅不一的褐黄色均是层层剪纸嵌套,完稿后宽20多厘米长4米多,堪称宏伟。此作斩获国内无数大奖,著名画家范曾和相声演员姜昆竞相收藏。为了力求完美,她还在第三稿中加上了原画上介绍文字,制作工艺更加复杂。


郝桂芬说,剪一幅《清明上河图》耗费半年之久,但只能卖到5000元,剪纸的价值是被低估的。

创新是剪纸艺术的生命力

郝桂芬的剪纸中,融合了许多中国书法、古代山水画、现代摄影等艺术形式的技法。


郝桂芬认为,艺术不能被孤立,应该是流动的。


作为一名剪纸艺术家,她从未停下在艺术领域创新的步履,与其他非遗传承人进行交流,和姐妹碰撞灵感推敲细节,一件件精妙无双的剪纸作品接连问世。这才是郝氏剪纸拥有强大生命力的根源。


郝桂芬与剪纸之间有一种切不断的缘,把玩半生的剪刀早已成为手指的延续。她的剪刀旋转翻飞如行云流水,却没有半分偏差。用她的话说:“用剪刀剪纸是真正的随心所欲,每一次弯曲都包含了当时的情绪,因此每一幅剪纸都是独一无二的。”

郝桂芬与剪纸之间有一种切不断的缘,把玩半生的剪刀早已成为手指的延续。她的剪刀旋转翻飞如行云流水,却没有半分偏差。用她的话说:“用剪刀剪纸是真正的随心所欲,每一次弯曲都包含了当时的情绪,因此每一幅剪纸都是独一无二的。”

Copyright © 1998 - 2016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