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离上一部《非凡任务》没过多久,这一次段奕宏就带着《记忆大师》和影迷见面了。之前约他约了好久,这次终于紧赶慢赶地约上了。我们的记者小妹子知道要采他的时候还有点怕,毕竟段奕宏之前演了那么多凶搓搓的角色。


那你们看到的可能是一个假的段奕宏。


“端庄”的段老师

在记忆大师:和黄渤合作非常美妙

Q:大家都知道您对剧本的挑选很严格,这次是看中《记忆大师》的什么点呢?

A:首先当然是它的剧本很打动我。虽然它是个烧脑(的剧本),但其实(理由)很简单,它能让我怀疑自己的分析能力和制造能力。这个剧本也很有代入感,遇见这样的剧本很难的,同时这个剧本选择我,对我来说也是一个对自我的挑战。它是一个特殊的故事结构,非常缜密,一环扣一环。在这么有局限性的题材要求下,是否还能保持一个人物的生动和鲜活,很难。难度系数更大的是,我(饰演的)这个人物,沈汉强,顺着看是一个逻辑,等从头到尾到最后,还得再倒着看。故事的结尾一定是让大家很惊讶的,那个时候观众从结尾倒过来看,看这整个电影,我们的表演也要经得起考验。它的精准度一定是在一个非常缜密的、理性的、克制的情况下呈现出来的,这里边的很多工作需要演员自己去完成。

 

Q:再次饰演刑警的角色,沈汉强和其他警察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您怎么让他和其他刑警角色区分开来?

A:剧本的要求就会让人物体现出不一样的气质。我越来越在乎一个人物角色的气质的改变,这种气质既是我又不是我。这种气质既是老段又不是老段,既是伊谷春又不是伊谷春,既是老鹰又不是老鹰,他一定是沈汉强。

 

Q:您当时是《非凡任务》刚杀青就进了《记忆大师》吧,从毒枭到刑警您是怎样快速转变的呢?刚开始拍的时候会很难脱离老鹰吗?

A:困难肯定有啊,但是得大家去看电影,看大家是不是能看出来这个困难。其实我不能说这是困难,选择了这种工作节奏,你就要去承受,而且不能让别人看到、看出来这是困难。也没必要说这是困难,你就去呈现你作为一个演员的价值和能力,作品为大。

 

Q:这次您和黄渤老师共同出演,大家都很期待你们的演技碰撞,您和黄渤老师演对手戏的感觉怎么样?

A:非常好,非常美妙。我们在彼此成全彼此的人物形象,这个戏的特点就是我们彼此成全之后才能成全整个电影。因为我们大家都生活在一个正道和任鹏钩织的世界里,有些鸿沟是不能逾越的。所以在克制的一个创作环境之下,我们去发挥,但由于剧情的过于缜密和丝丝入扣我们又不能过于肆意和任性。有限的空间里是否还有你的存在,你要先符合这个故事的讲述方式。


段老师认真解答记者提问

演技秘诀:熟读剧本、了解生活

Q:如果有一天有剧组邀请您拍历史人物,您会怎么适应历史题材剧要求演员跨越现实进入历史情境和人物内心的要求呢?接这样的角色你会怎么着手准备呢?

A:人物内心他一定是个正常人,正常人就有正常人的感情、情感、七情六欲。那么你去找特殊的环境下的特殊的人,特殊的土壤会有什么样的气质、什么样的性格——熟读剧本。这个剧本所要传达的主人公是怎样的一个人,经历了什么样的事情。这个主人公,如果剧本里没有交代他的家庭背景,他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土壤,那就要你自己去设计,自己去寻求他的一个正常的逻辑和性格。那么正常的逻辑和性格碰到了不正常的逻辑、不正常的事儿,他会是什么样子。我觉得这是可以捋出来一个的不一样的轨迹和逻辑的。

 

Q:我们的网友认为您在《白鹿原》里扮演的黑娃,吃面的段落,很有生活的感觉,但是,对失去心爱的女人的感觉却差火候。您自己的评价是什么呢?

A:说到黑娃,这个影片的最后一段我们排了黑娃被杀,然后白孝文过来送冰糖,从小他们不是吃过冰糖吗。然后他问黑娃,他说你还有啥要求?黑娃说我还有最后一个要求就是你把我和田小娥埋在一起。可能这个人物他在当下不会有过多的反应,买关系,之后(会表现出来)……但是影片没放出来!剪了!(边捶沙发边笑)


Q:经常能看见您为了戏受伤、为了戏去体验生活的报道,您觉得对演员来说敬业的标准是什么呢?或者说是您给自己定的敬业标准是什么呢?

A:唉我那个是个笨办法!对我来说我还是尽可能地去接近人物的生活领域啊,职业领域啊。演员要承认自己的局限性,我们的局限性很大,很多职业并不是我们臆想到的那种感觉。比如说同样的警察职业有很多不一样的警察。我们的想法我们的思维是很有局限性的,那怎么去解决呢?编剧要有生活吧,导演要有生活吧,演员也要有生活,要不然一个编剧他去写警察题材写得都一样!导演去导警察题材导得都一样!演员去演,我不能再拿伊谷春的状态去再演一个伊谷春吧。所以说要多去了解生活,多去了解这个世界,多去了解身边真实的环境。


为演技设问沉思

谈标签化:下次我演温润的角色!

Q:您最近不是经常演硬汉的角色嘛,然后大家会对您产生标签化的印象。就像我没来的时候我也以为您会跟电影里一样比较凶,没想到这么温润。这种标签化会给您带来影响吗?

A:有一个标签也挺好的嘛,至少你还被别人认可是硬汉这个类型。我不介意也不排斥,也不得意,不会多高兴。它是大家对你之前演的人物的认可,我还在努力,还在进步,还在成长。你们今天看到的《非凡任务》的老鹰,“哎有一个不一样的段奕宏”,然后你们再看看《记忆大师》里的沈汉强,“哟!老段好像不太一样了!”那就对了。

 

Q:那这种标签化会影响来找您的角色吗?找您演硬汉的更多了会不会有点遗憾演不了其他的角色类型?您现在有其他想演的角色类型吗?

A:肯定会有影响,但是不至于演不了,你可以选择啊,剧本不会全部是千篇一律的嘛。你之前不是说我温润吗!那经纪人帮我看看下一个我演个温润的!(大笑)(经纪人:好!)


小动作意外的可爱

现实中的段奕宏其实并没有电影上那样的严肃气场,反而说话温温柔柔,聊开心了喜欢边捶腿边笑。有一家媒体还问了金鸡百花奖没得奖的事儿,他工作人员还挺紧张说这个不问不问,倒是他挺坦然,说“大家想知道我就说说吧”。我们采的时候已经是最后一家媒体了,聊完了,他就火急火燎地奔机场,开始又一轮儿的全国路演。


(文/二木菇凉 摄/竹子酱)

Copyright © 1998 - 2017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