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明道的时候,我们是第二家媒体。没有了打光灯的照射和视频录像,明道的精神状态明显放松了,说说说不停。聊到开心的地方,还把外套一脱,直接穿着衬衫,“来,我们继续。”隐隐看到他为《绑架者》练得好身材。这次我们采访的是“硬汉”明道,当然,他自己可能不这么认为。

谈角色:我只是在做适当的事

Q:能先给我们介绍一下你在《绑架者》里的角色吗?

A:我是一个刑警,在我的管辖范围内一直有绑架小孩的案件出现,但我们一直破不了案。然后好不容易,故事的一开始是绑匪出现,因为一些原因出现,整个事件就开始出现了转机,一切就开始旋转旋转……

 

Q:你接这个角色纯粹是因为徐静蕾导演的邀请和相信这个制作阵容吗?

A:对啊,我觉得跟徐静蕾、跟黄立行、跟白百何在一起就很安心。

 

Q:你跟徐静蕾导演的接触就是刚你说的那个接触吗?

A:没有没有。很多年前我们见过一面,但是仅止于见过一面而已。08年的时候,然后就再也见过,然后就是后面那一次。

 

Q:然后她就觉得你挺适合这个角色?这戏来了就来找你?

A:对。

 

Q:你这次演“硬汉”这个角色,你不知道很多人把这个标签用在这个角色上面吗?还是你自己不太喜欢这么称呼?

A:我觉得作为广告我可以接受啦,因为比较好理解。就我本人来说的话我只觉得他本来只是一个刑警。

 

Q:那你觉得这次的角色和你以前演的霸道总裁和王子之类的角色比起来的话……

A:没办法这样比。我自己的表演习惯是不喜欢讨论角色。因为没有人……其实没有角色。其实没有角色,他只是在这个故事里面该出现的人和他做的事情,这些东西加起来我们统称他是角色。我们的出发并不是角色,我并不会想这个角色怎么样。我觉得不一样的点在于剧本讲述的内容不一样,比如说今天我在《绑架者》里演一个医生,哪怕我还演一个富二代,可是他的东西就不会是我在偶像剧里的东西。偶像剧里我只要谈恋爱,我只要上班,我在这个里面我可能会牵扯进绑架案,可能我会面临会被绑匪杀死的危险,种种就会让你表现看起来不一样。你会面对很多事情,出人命和不出人命不能比。所以我就觉得不是在角色上,可能这样讲大家不会理解,但是我的想法是这样。主要还是我们参加的片子的类型,我认为还是电影最重要,并不在于我身上,而是电影它讲述的这个故事,我只是在里面做适当的事情。

 

Q:所以当你接到刑警这样一个角色的时候,你会当它是一个顺其自然的结果,而不会是刻意要求自己是要挑战什么?

A:当然不会,我不是一个爱挑战的人。就是你眼前要做一个事情,你就去做嘛。我不喜欢用挑战来形容自己,其实好多人,最近老徐也在讲嘛,大家说:“大家都觉得你是我们女性的标杆啊~”很多人这么说她,但是她说“其实我没干嘛,我就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就这么简单,其实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伟大。

 

Q:你是觉得自己一直是顺其自然的吗?

A:就很普通。


明道在给网友签名

谈经历:演戏让我成为了更好的自己

Q:你在生活中会受之前饰演的人物的一些影响吗?

A:会!比如说我一开始演《王子变青蛙》,我不知道是因为那个戏还是因为那个定位那个角色,或者是我刚好在那个男孩要长大的阶段,我就开始穿西装了。因为戏里是穿西装,我就(在生活中)开始穿西装了。就好像我戏里是有留胡子,所以我现在就留胡子。不知道是怎样开始,反正那一阵子之后,它影响了我一些部分的审美,但也有可能我的审美本来就比较喜欢这样。其实很难讲到底是怎样,只是在这之后,我突然就觉得,其实男生穿西装就好,不要过多地奇奇怪怪的打扮啊什么的,都是多余。其实(演过的戏)也影响我的生活,比如说他们说我是“偶像”对吧,其实这件事情对我的生活造成了比较大的影响,它会督促我自己必须做好。如果我现在不是在当演员的话我现在指不定好胖好胖好胖了,我真的好爱吃,我家里我妈妈他们都好胖,我一定也有胖的基因。我如果不是干这个工作我一定变好胖好胖好胖了,我想我一定跑不掉。好胖就会精神比较差,不会像现在身体这么好,这是第一个。第二个就是说,我因为我现在的身份就是拍偶像剧,偶像剧里的东西,在早期我拍的那些东西,我都很喜欢的原因是,它里边其实有很多很多的东西,它其实是在讲述一个成长的故事。我很喜欢那样的过程,我相信很多人年轻的时候,包括国中、高中、大学,都能受到它的影响,其实是很正面的,我们确实在成长。因为我在拍那些,所以我心里也很正面,觉得人就应该是这样子的。到生活中的时候,你不会突然看到我出入什么夜总会,夜店什么的,像年轻人都会去嘛,或者是做一些奇怪的事情,吸毒啊什么的。当然我本身也不爱啦,不是说被约束,“我好想”什么的。可是它(偶像剧)在某一个方面就会给我造成某一种规范,而这个规范是我喜欢的,因为它督促我往更好的方向前进。我真的挺感谢我这份工作的,包括所有的经历,它(工作)没有给我那么大的空间。因为我不是一个自制力很好的人,我是一个很容易“变形”的一个人,你把我放在哪里我就会变成那样。我本身对自己没有过多的期待和过多的约束,我有点“随便”。所以我挺感谢我的工作,我之前拍过的角色,我因为拍这些戏给大家的印象,对我的生活真的有很大的影响。

 

Q:这跟大家以往的认知可能不太一致,比如说很多人会觉得娱乐圈里的生活很声色犬马。

A:超不啊,反正我认识的人都不。至少Stanley(黄立行)就不是嘛,老徐也不是嘛,百何也不是啊。反正我看到的、合作过的演员大家基本都不是,只有极少数的人很爱玩,但很爱玩他们贪图的也是聚会,他并不是真的要玩什么。只是你看到那样的情景,比如说一群人去唱歌,觉得想象空间很大,但其实他们就是去唱歌。其实我觉得圈子里面很多的事情相对于社会上是平静许多的,只是大家没有发现。因为你被拿到台面上来的时候,大家就会有很多猜测。其实很多事情大家不知道,比如有些人是有业务(销售)的工作,他会觉得再厉害的枪战戏都没有我去跑一趟业务来得精彩。比如说你也是卖房子的,我也是卖房子的,我们一起争这个case,拍电影的那些招我们都用滥了,真正我们的招不会给你们知道的,你们也搬不上电影。不是只有内地或台湾哦,国外的片也一样,肯定现实中的招比电影里狠得多。所以相对得来讲,我觉得自己在的这个圈子里挺平静的。


明道在《绑架者》中的造型

谈演技:放空是我做的最大的努力

Q:你现在接这个角色是不是觉得自己到了这个年龄就应该接这种角色呢?

A:也没有,就是因为老徐找我,就这么简单,真的一点意义都没有!很普通,就像今天跟你说要不要一起去喝咖啡一样,(记者:好啊!哈哈哈)就是这样很普通很普通的一件事情。当然我们喝的时候我们很认真很认真地喝,可是它的开头真的没有那么多意义。

 

Q:演这个角色的时候有去借鉴别的类似的角色么?

A:我觉得我在这部电影里,为演这个角色做的最大最大的努力是放空。放空在电影表演里比较容易成立,在电视剧里不太可能。因为电视剧里有大量的台词,必须有这些台词来推动剧情前进。而在电影里面,除非是特殊的电影,一般电影来讲台词不会那么多,其实它在讲述一个故事的时候,它是在靠镜头靠故事在推进,它不是在靠台词来推进。所以我们台词很少很少,仔细算算黄立行老是说:“不是!我不知道!我不是坏人,我要找我的记忆。”百何就老是说:“我要找我的女儿。”然后我就说:“警察!站住!”其实说的话很普通,但他表演很不一样。我就觉得我在这个戏里面表演最大的难度是放空。我放空到我确实看到你坐在我面前了,但是我不知道你要干嘛,我也不知道我应该干嘛。我知道我有台词要说,但除了这个之外我不知道我要干嘛。我认为这个是在电影表演里比较容易成立的,也是我之前没有尝试过的方式,我不会去做过多的表演。

 

Q:会享受这种状态吗?跟电视剧相比呢。

A:挺享受的。我演电视剧也一样,但是我必须要做的事情,电视剧多得多。拍电视剧的时候这个状态不明显,可能你们观众不觉得啦!但是我们演员自己知道,毕竟是从业人员,大家比较容易理解。我觉得这个放空对我来说挺难的,因为之前拍电视剧,不太有这个机会。我在拍完这个电影之后,用这个方式,我拍了两三个电视剧,我觉得效果都不错。我觉得算是一个蛮不一样的阶段。


谈爱情:希望女朋友跟我求婚

Q:之前路演的时候有接收到粉丝对你现在这个造型的评价吗?

A:她们就说挺好看的。

 

Q:她们还蛮喜欢的?你觉得你这个造型会一直持续下去吗,还是到下一步戏再改?

A:其实我日常生活中就这样,胡子比现在这样长多了。比如说过年的时候,基本上我不工作的时候不太会刮胡子。

 

Q:所以现实生活中你觉得你是一个不修边幅的人?

A:我是一个很“随便”的人。不修边幅倒好听了,我是一个很随便的人。但是现在有分(场合),比如说那天他们问我说:“你私下都怎么穿?”那私下得看有多私下咯~我这阵子是工作状态嘛,到处宣传,那穿的就是工作服咯,那这时候的私下肯定就是好看的衣服,肯定舒服,但是好看。如果真的是脱离工作回到家的那种私下,比如说过年或者放假,我一件衣服我能穿一个礼拜,不会想我今天出门要穿什么衣服。但唯一有改变是以前我可能真的会穿睡衣睡裤就出门。但现在年纪大了就会比较有羞耻心,就“我知道!我要换一个外出的衣服!”比如换一个牛仔裤啊,换一个不那么破烂的T啊。我就是一个很普通的人啊,工作之外,非常普通。

 

Q:那你的女朋友会不会比较累一点,喜欢什么样的女生?

A:不会啊。如果要当我的女朋友,我常常都会觉得哦,当然这个想法可能就是偏女性化。你要当我的女朋友,那这些事情就是必须会发生的。比如你想去买一个爱马仕的包,你就得拿出十万吧,合理吧。那你想当我的女朋友那这些事情你就必须承担啊,对我来说就是很理所当然的事情。

 

Q:还会觉得什么是理所当然的?

A:跟我求婚啊。(笑)(记者:就是在你的一个标准里面?)说是这样说,但是我确实希望她能跟我求婚,我并不是说,哇!就要很冷酷什么的,没有。谈恋爱的时候我也会给她很多开心,只是说我面对这些形式的时候,我没有……因为我认识一个真的很男生的人,他会觉得“没事,我照顾你。”我没有这个想法,(我想)我们一起快乐就好。我没有觉得是你要照顾我。(记者:大家互相的?)对,最好你照顾我多一点。

 

Q:那你会喜欢年纪比你大一点的吗?

A:年轻的时候确实是这样,二十几岁的时候女朋友的年纪都比我大,我喜欢被照顾。但这个“喜欢被照顾”的前提是建立在“我是一个负责任的人”的基础上的。其实我从小就有很多特权,从学生时代开始,因为我是一个很乖的人。比如说你是一个很坏的学生,你翘课和我翘课受到的待遇是完全不一样的。因为老师知道我翘课一定有我的理由,我翘课一定不会去干什么奇怪的事情,我翘课一般都是跑去图书馆吹冷气,在山上,河边玩水这些事情。但有些很坏的人翘课就不知道干嘛去。我从小能享受很多特权的原因是,我把我该做的事情做得很好。所以我谈恋爱的时候也会这样,把我该做的事情做好,该负责的事情负好责。比如我在家里不是支柱嘛,如果我交了一个女朋友,我说来!把你一起拉入我的保护下,我累不累啊!但你确实是我的女朋友,我确实是把你拉入我的保护下了,那你起码能给支柱刷刷油漆什么的,这些你能做到的吧,我要的就是这样的人。


采访快结束的时候,我们的迷妹记者还去蹭了张合影,合影结束,明道还没从最后一个采访问题中走出来。这样的明道,好像和以往认知里的他不一样。但是,很可爱啊。

(文/二木菇凉  摄/竹子酱)

Copyright © 1998 - 2017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