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腾讯《爱上学》彝族孩子们的愿望 (时长:01:40)

有这样一个“团”,他们长期“坚守”在滇西北贫困山区教学一线。十年时间,1800余名支教志愿者,用自己热忱与奋斗,始终陪伴在孩子们身边。

他们就是——滇西北支教团。

有这样一个“团”,他们长期“坚守”在滇西北贫困山区教学一线。十年时间,1800余名支教志愿者,用自己热忱与奋斗,始终陪伴在孩子们身边。

他们就是——滇西北支教团。

据统计,2016年全国农村留守儿童数量为902万人,超过90%分布在中西部省份。数据显示,留守儿童人数有所减少,但这个900多万还是一个相当大的数据。这些人的教育问题将极大地影响着中国的未来。 

截至目前,不满十六周岁的农村留守儿童数量为902万人。其中,由(外)祖父母监护的805万人,占89.3%;由亲戚朋友监护的30万人,占3.3%;一方外出务工另一方无监护能力的31万人,占3.4%。有36万农村留守儿童无人监护,占4%。 

从范围看,东部省份农村留守儿童87万人,占全国总数的9.65%;中部省份农村留守儿童463万人,占全国总数的51.33%;西部省份352万人,占全国总数的39.02%。 

留守儿童还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据统计,2016年全国不满十六周岁的农村留守儿童数量为902万人,超过90%分布在中西部省份。数据显示,留守儿童人数有所减少,但这个900多万还是一个相当大的数据。这些人的教育问题将极大地影响着中国的未来。 

农村留守儿童中,由(外)祖父母监护的805万人,占89.3%;由亲戚朋友监护的30万人,占3.3%;一方外出务工另一方无监护能力的31万人,占3.4%。有36万农村留守儿童无人监护,占4%。  

留守儿童还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text

curr/total page

十年前(2007年),21岁的杨曦霆在丽江上大学时结识白族朋友。一次火把节的盛情邀请,他偶然进入云南小凉山。 眼前的一切让他惊呆了,大山深处物资匮乏、教师短缺。看到孩子们一双双期盼的眼睛,杨曦霆第一次给孩子们上了一节“课”。自此之后,他再也放不下山里的孩子们。2017年3月,杨曦霆和他发起的滇西北支教团已经64次进入小凉山支教。十年中,1800余名支教老师几乎走遍了小凉山区内的各所中小学校。  

腾讯·大燕网 陈虫儿 春雪 采访报道


text

curr/total page

“你们好好听话,下次我会带更多老师回来教你们。”

2007年8月,丽江市玉龙县九河乡中和完小,杨曦霆在结束了半个月的假期支教后,对孩子们许下了自己的承诺。随后他开始组织号召社会各界有支教意愿的人士加入。

“第一次支教后,不确定自己还能不能回去。当年给孩子们那个承诺时,心里是十分沉重和犹豫的。”杨曦霆说。

text

curr/total page

地理交通、气候条件、经济发展、撤点并校……是制约师资短缺的诸多因素。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滇西山地区亟需补充师资的学校约1281所,其中有明确支教需求的有578所以上。虽然当地政府非常重视教育,并通过“校安工程”修缮了大部分山区校舍,但师资短缺一直是长期困扰当地教育发展的问题。部分学校无法开展英语、音体美等课程,这极大制约了青少年身心发展与综合素质能力提高。

对于很多本地老师来说,在偏远地区工作确实存在不少教学、生活方面的困难,教育部门亦无力招徕大批外来人才留校任教。久而久之,部分山区学校形成了“师资真空”,成为短期内难以化解的困局。

2010年,滇西北支教团开始在丽江和北京设立工作站,面向社会选拔培训志愿者前往丽江进行支教工作。到2014年, 滇西北支教团已发展成为年输送支教老师300名的公益项目。

text

curr/total page

驶离省道后,物资车队便自行分开,前往大山深处不同的学校。对那些在卫生、文体用品,多媒体设备,新能源设备有迫切需求的学校,提供相应的物资捐助。

支教团主要采用长期支教形式,在不影响当地教学秩序的前提下组织短期支教策划。“夯实基础教育,大力推广素质教育。”是滇西北支教团的支教理念。经过十年的发展,滇西北支教团逐步形成了一套严格的测试培训、教研管理与后勤保障体系。通过专职化的支教后台,为更多有志于支教的志愿者提供安全有效的途径。

“我们力争构建一个持续为贫困山区提供免费师资的公益平台,将有支教理想的志愿者安全、有效输送到有需要的孩子身边。”杨曦霆说。

text

curr/total page

支教团不建议个人或是非职业化团队进行盲目支教,这是由于支教工作首先需要确保志愿者人身安全,了解支教学校教研及学生需求,同时要通过专业的组织、培训与管理来确保支教教学的有效性。这一切,都需要专职化的后台来完成。

“如果不了解当地情况,短期支教可能达不到理想效果。过剩的物资捐赠,还有可能伤害到孩子们的内心。”杨曦霆说。

text

curr/total page

有一次,杨曦霆爬山时摔断了腿。志愿者和当地村民把他抬下山。他怕家人担心,所以他没有把这次“意外”告知父母。保障每一名支教老师的基本安全,责任重大。

text

curr/total page

多次走访,杨曦霆得知大山深处的彝族学校对支教老师的需求更大。

对于支教老师的到来,起初彝族孩子们表现出期盼和害羞。“除了教给孩子们跆拳道课之外,我更希望让他们多了解大山外的世界,在心中埋下一颗种子。”短期支教陈亦铭老师说。

text

curr/total page

滇西北支教地区的少数民族学校中以彝族学生为最多,他们在普通话发音和语言表达能力上存在天然的沟通障碍。推广普通话和英语教学,尽量去纠正孩子们的发音与“唱读”现象。支教老师们开展了知识竞赛、作文比赛甚至辩论赛的形式,鼓励学生加强语言表达能力,写作能力。

如今支教学校的孩子们不再那么害羞,他们变得更愿意同外界交流。

text

curr/total page

text

curr/total page

支教老师们给孩子们发放了爱心企业提供的毛巾、香皂、牙刷、药膏等洗漱用品。教给同学们节约使用,并懂得感恩。

受到支教地区交通、卫生及民族风俗影响,很多学生不注重个人卫生,缺乏必要的卫生习惯意识。支教的卫生老师将健康教育课程带入山区学生的课堂,逐渐培养孩子们提高疾病预防意识。给予他们成长过程中必要的健康习惯指导,发放学生普遍缺少基础卫生用品,并结合当地情况与本地老师一起进行基础急救培训。

“在支教的过程中,支教老师发现一些日常捐赠中想不到的细节。如卫生纸、香皂、牙膏消耗很大;一个指甲刀就能解决全班的卫生问题。”杨曦霆说。

text

curr/total page

山区极度匮乏音体美老师,导致学生综合素质普遍低下,身心发育迟缓。

支教团规定,报名志愿者须在基础科目和素质科目分别选择一门进行教学。其中,基础教学科目为:语文(作文与普通话)、英语、科学、思品课。素质教学科目为:音乐、体育、美术、手工、舞蹈课。

text

curr/total page

一个人开车、走访彝族学校、解决突发情况、协调支教团事务、与支教老师谈心、电话处理公司的一些运行。这一路杨曦霆都保持着很平静的状态,他的脑子里一直在思考每件事情的细节。

如果有天自己回不去了,杨曦霆希望滇西北支教平台可以代替他本人把更好的老师送回去。他在朋友圈写到:“转眼间快十年过去了,这个愿望或许有可能实现了,所以请一起坚持下去吧,直到与我有同样担心的人,可以安心。”

目前,支教团的支教费用都是杨曦霆自己承担,少量的物资来源于其他支教老师和爱心企业。为了更好的支撑起支教团继续发展,杨曦霆自己开办公司。10年间,滇西北支教团累计捐资捐物达400余万。

text

curr/total page

text

curr/total page

text

curr/total page

大山深处的万桃村小学海拔3000米,这里2011年通电、2012年修路。万桃地处云南四川两省交界处,其东北方向就是大凉山。

来过滇西北的人,多是被那巍峨的峡谷雪山,旖旎的高原古城所吸引。丽江、大理、泸沽湖等旅游胜地常年吸引着世界各地的游客。然而在看似纷繁的丽江坝子周边,却密集分布着多个国家特级贫困县。在不为人知的深山里,贫困如同宿命枷锁,牢牢将生于大山深处孩子们的命运禁锢起来。

text

curr/total page

连续赶夜路,前一晚1点才睡。作为支教团后勤保障组,进山的一周时间内,后勤保障组每天休息大概4、5个小时。比起多年以前这样的住宿条件已经非常优越了。

山内不能洗澡,一些学校没有24小时热水。支教老师们进山都需要带上抗寒衣物:睡袋、热帖,并精简生活用品。

text

curr/total page

text

curr/total page

text

curr/total page

text

curr/total page

志愿者们翻过了一座山,越过山谷的小河(如图),步行约2个小时到达山间的学校(二层白色建筑)。早期的支教志愿者都是步行进山,一走就是10个小时的崎岖山路。“现在的条件比五六年前好很多。”杨曦霆说。

text

curr/total page

志愿者车队到达烂泥箐乡小学。看到有“新”的支教老师到来,同学们马上围拢了过来。“呀!唐老师!”一位学生认出了支教老师唐云云。“一年前,我只给她们上过一次课,没想到还能记得我。”学生们的一句“唐老师”,让唐云云很是惊讶与欣慰。

长期教学与支教老师的日常陪伴,使得山区学校寄宿生的负面情绪、孤独感明显降低,心理健康状态得到提升。其中,低龄住校生的情感变化尤其突出;支教老师不仅丰富了孩子们课余生活并且给予他们充分的心理辅导与关怀。


text

curr/total page

支教团的骨干力量来到了宁蒗彝族自治县教育局,他们就近期的教学、教研、支教老师的师资分配、支教团的素质课安排进行了汇报。县教育局局长杨锋元认真听取了汇报内容,对滇西北支教团在宁蒗彝族自治县支教工作的给予了肯定。

“支教团的到来,解决了师资不足和一些困难学生生活问题。支教团也影响了我们教学理念的改变,最明显的就是烂泥箐乡的教学质量有了明显变化。”杨锋元局长说:“支教工作助力扶贫攻坚,促进教育均衡发展。”

滇西北支教团在山区大力推广素质课程,希望学生能更加全面、均衡的发展。提供学生音体美方面的能力,培养良好的卫生习惯,同时进行德育教育,提高学生综合素质。


text

curr/total page

text

curr/total page

text

curr/total page

text

curr/total page

为了让孩子有更温馨的住宿环境,滇西北支教团邀请爱心企业一同对山区留守儿童校园宿舍进行改造。4月初,首批“宿改工程”样板间已布置完成:柔和的墙壁、整洁的床铺、可爱且实用性强的装饰、摆放个人物品的柜子。“看到这么童趣的宿舍,孩子们非常喜爱,都生怕弄脏了。我们几位支教老师都想一起住了。”第15批长期支教老师邱逢博说。

text

curr/total page

支教最初的几年间,杨曦霆和支教老师们背着几十斤的物资步行进山,一走就是10来个小时山路。“微笑山口”是他们即将到达目的地的唯一标识,也为他们在迷失山间时指明了路的方向。

text

curr/total page

从不轻易许下诺言,一旦告诉孩子们“老师会回来”无论再难也要做到。“永远记得刚来时的心情,在支教路上,永远保持年轻,永远可以热泪盈眶。”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中国自愿从事一线支教约有万余人,这是一万个家庭的默默支持。

这些支教老师的支教费用,完全靠支教组织的发起人默默承担着……

text

curr/total page

腾讯·大燕网联合滇西北支教团

点击进入支教老师报名入口

项目统筹:耿小勇

内容监制:张彦斌

                 侯爱林

项目执行:刘春雪

采访摄影:陈虫儿

视频编辑:罗雪峰

腾讯·大燕网 出品

Copyright © 1998 - 2017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