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这座通衢大邑,百余年来一直是戏曲名家南来北往的必演之地。有很多具有开创性的艺术家都习惯把新的创作拿到天津,经受观众的检验,京剧大师梅兰芳也不例外。

天津这座通衢大邑,百余年来一直是戏曲名家南来北往的必演之地。有很多具有开创性的艺术家都习惯把新的创作拿到天津,经受观众的检验,京剧大师梅兰芳也不例外。

初临津门上演新戏

1915年,梅兰芳带着《宦海潮》、《邓霞姑》、《一缕麻》等一批时装新戏,首次到天津演出。梅兰芳是公认的声、艺、色三绝的超等人才,他的声腔婉转悠扬,一字三折,“有如柔丝一缕,摇漾晴空,高可上九天,低则可达重泉,上如亢,下如堕,实在难能可贵。”因此,梅兰芳初临津门就获得了天津观众的极高评价,对他所演的新戏也都给予支持。

1922年,梅兰芳在天津演出3天,每天都有一出他独有的新编剧目。第一天《天女散花》,梅兰芳手持一条1丈6尺长的红绸扮演天女,全凭两只臂腕之力舞出一套变化多端而且极其优美的绸舞。这一形象,颇具民间特色,是京剧舞台前所未有的。此后的两天,他改编的《贵妃醉酒》和《霸王别姬》都让天津的戏迷们过了一把瘾。

创作《童女斩蛇》为天津水灾筹善款

1917年秋天,天津发大水,灾情严重,市区可以陆地行船,周边乡村一片汪洋。在老百姓缺米少柴,困苦不堪的时候,偏偏有人借机造谣骗钱,说是老百姓得罪了金龙大王,善男信女们纷纷烧香许愿,地主乡绅也借机搜刮民财。梅兰芳为老百姓的愚昧而痛心。为了破除迷信,梅兰芳以天津水灾发生实事为由头,又参考了《搜神记》的某些情结,在很短的时间里就编排出时装新戏《童女斩蛇》,并故意选定农历二月初二在北京吉祥戏院首演,这一年,他才23岁。

同年,北京设立了天津水灾急赈会,为广募捐款而邀请北京各戏园子组织义演,梅兰芳带头响应。他与俞振庭、王凤卿等联袂出演,一个晚上连演《黛玉葬花》和6本《雁门关》双出,将所得收入全部捐献,个人又掏腰包再捐大洋200元。1922年天津南善堂为筹集款项,在天福舞台(今滨江道康乐饮食店址)举办义演,刚刚从香港演出归来的梅兰芳与杨小楼等人合作,连续演了3天。1926年天津八善堂为修筑天津大红桥堤坝筹款,梅兰芳应邀前来……

基本上,只要是天津的义演,梅兰芳必定登台献艺。这位艺术大师,在天津人心目中留下的不仅仅是台上风靡众生的光彩,还有山高水长的先生之风。

1936年 在天津连演25场

1936年,是梅兰芳艺术的辉煌时期,也是他在平津两地演出的鼎盛时代。当是时,华北风云日紧,梅兰芳遂于1932年舍弃北平三世基业,举家南迁。到了1936年盛夏,梅兰芳相隔四年,再有北方之行。就在梅兰芳先于北平露演期间,天津各家报纸连续刊登梅的演出活动消息,一时掀起“梅兰芳热”。终于,在天津万千观众的企盼中,梅兰芳结束了北平公演来到了天津。

梅兰芳自1936年10月17日至11月10日共演出二十五场,场场客满。这是梅兰芳解放前在天津演期最长、剧目最多的一次。梅兰芳当年42岁,正是他艺术鼎盛之时。他的扮相雍容华贵,端庄凝丽,嗓音高亮圆润,唱腔婉转优美,细致入微地刻画人物的内心情感,于俏丽妩媚中见自然大方。

梅兰芳来津一个月演毕南返,火车站月台站满欢送的人群。

梅葆玖先生曾说:“行内人历来都知道,天津观众懂戏,能鉴识,从专业角度上来说,天津体现着中国京剧的真正标准。我在童年时期,就听我的父亲和先辈们谈起天津观众对京剧的爱好和要求,以及种种趣闻。1936年天津中国大戏院开幕之初,我父亲在此连演25场,当时正是我父亲艺术最辉煌的时期,梅派艺术全方位地接受了天津观众的点评,可以说梅派艺术全盛时期最辉煌的一页在天津。天津很多老戏迷看过我父亲的戏,他们了解梅派艺术的真谛。看到我能把我父亲的戏传下来,他们也很高兴。”

梅葆玖先生曾说:“行内人历来都知道,天津观众懂戏,能鉴识,从专业角度上来说,天津体现着中国京剧的真正标准。我在童年时期,就听我的父亲和先辈们谈起天津观众对京剧的爱好和要求,以及种种趣闻。1936年天津中国大戏院开幕之初,我父亲在此连演25场,当时正是我父亲艺术最辉煌的时期,梅派艺术全方位地接受了天津观众的点评,可以说梅派艺术全盛时期最辉煌的一页在天津。天津很多老戏迷看过我父亲的戏,他们了解梅派艺术的真谛。看到我能把我父亲的戏传下来,他们也很高兴。”

Copyright © 1998 - 2016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