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20世纪除了战争之外还曾留下玫瑰的话,那么“少帅”张学良与“赵四小姐”赵一荻无疑是其中最绚丽的一对。赵一荻晚年曾在《新生命》一书中写道:“为什么才肯舍己?只有为了爱,才肯舍己。”这句话,也正是她一生不惜一切代价追随张学良的印证。

如果说20世纪除了战争之外还曾留下玫瑰的话,那么“少帅”张学良与“赵四小姐”赵一荻无疑是其中最绚丽的一对。赵一荻晚年曾在《新生命》一书中写道:“为什么才肯舍己?只有为了爱,才肯舍己。”这句话,也正是她一生不惜一切代价追随张学良的印证。

一见倾城

赵一荻原名赵绮霞,生长在天津。因曾在京城十大名媛里列第四,故又被称为赵四小姐。其父赵庆华,在北洋军阀统治时期担任过津浦、沪宁、广九等铁路局局长、政府交通次长、东三省外交顾问等职务,被免职后,避居于天津租界。

张学良在北京时,就与赵家兄弟结识,时常到赵家做客,赵四小姐的父母对他的印象也很好。赵四小姐是在十六岁(1927年)春天,在天津蔡公馆舞会时初识张学良。相识后,他俩时常到香山饭店的高尔夫球场打球。坐落在西山碧云寺旁的香山饭店,是赵四小姐父亲赵庆华所开办,夏天,张学良到北戴河避暑,赵四小姐与大哥、二哥结伴,也从天津赶来了。张学良的副官陈大章陪她住在必其饭店,避过盛暑后,也是陈副官送她返回天津的。

1929年3月,张学良时任东北边防司令长官后,给赵四小姐长途电话,问她能否到奉天(沈阳)来旅游。几天后,她电话回复,已征得父母同意,准备应邀前往。于是,张学良就派陈副官赶至天津迎接。上路时,赵家全家人都曾赶到火车站送行。而后,赵庆华在报上发表声明。声明原文很短,介绍家世后,便称:“四女绮霞,近日为自由平等所惑,竟自私奔,不知去向。查照家祠规条第十九条及第二十二条,应行削除其名,本堂为祠任之一,自应依遵家法,呈报祠长执行。嗣后,因此发生任何情事,概不负责,此启。”赵庆华随即声言自身惭愧,从此辞离仕途,退隐而居。

赵庆华此举,是有其高明之处的。张赵两家父一辈、子一辈,素有往还,赵庆华夫妇该是了然张学良与女儿两情相悦之事。尽管他们欣喜张学良英雄少年,前途有为,可怎好让女儿许给已有家室的张学良,更何况其显要的身家呢。送女于私下,再绝情于公众,既断了有情人的退路,促其亲成,又挣得了门庭清白,不失身份。真假混淆,一举两得,真个高明良策。 此中思想,另有深意。适时,诸军阀凭借军力,争战不息。张学良主政东北奉系,赵庆华官任北洋政府,认亲与否,多有不便。赵庆华藉此急流勇退,可谓用心良苦,此举既可避免政争之嫌隙,落人口实,又可减免张学良恩怨之忧虑,任其放手作为。如此黑白分明,正似赵庆华其人的耿介、清廉。可怜天下父母心,赵庆华家事外扬,绝非盛怒下的单纯。

夜雨秋灯,梨花海棠相伴老

“西安事变”之后,蒋介石囚禁了送蒋回南京的张学良。“少帅”从此开始了漫长的失去自由的日子。当时,蒋介石准许于凤至或赵四小姐其中之一陪伴张,赵四小姐立马奔赴张学良囚禁地,陪伴他朝朝暮暮。不久后,于凤至欲见张学良,无可奈何的赵四小姐只能选择离开,并动身去香港。1941年底,于凤至因患乳癌须赴美国就医,军统局长戴笠设法联系赵四小姐并询问:是否愿往贵州照料张学良。此时的张学良已被从湖南沅陵转囚贵州修文县,正是偏僻之地,而此时的赵四小姐得到兄长的照顾,在香港过着富人家锦衣玉食的生活。而随着抗日战争在全国范围内展开,时局动荡不安,如去贵州凶吉难测,且会失去自由。更重要的是,如去贵州,赵四小姐必须与相依为命的儿子闾琳分离。

她一如16岁那年一样挺身而出,将年幼的儿子送到美国托付给张学良的一个朋友,然后千里迢迢跑到贵州,无怨无悔地与张学良共度荒凉时光。赵四小姐与张学良长达72年的相守相伴岁月里,前36载,除了遭生父断绝关系外,一直因“名不正,言不顺”而遭诟病,此外还过着颠沛流离的幽禁日子。如此一直到1964年7月4日,51岁的赵四小姐与64岁的张学良在台北举行婚礼,而这个婚礼,也是各方感其赤诚全力促成方得。同样深爱张学良的于凤至一直到死,都说离婚非出本意,只不过是为了减轻张学良幽禁岁月所要面对的政治压力。因此,外界传闻说于为成全赵四而离婚,不过是一种美好的揣度。

就在张学良与赵一荻结婚后的7月21日,台湾《联合报》报道了张学良与赵一荻结婚的消息:“夜雨秋灯,梨花海棠相伴老;小楼东风,往事不堪回首了。”

她并非他的最爱

张学良在台北举行婚礼。而这个婚礼,也是各方感其赤诚全力促成方得。

而张学良一生最爱,却并非赵四小姐。张学良在1990年曾对留美学者唐德刚说:“于凤至是最好的夫人,赵一荻是最患难的妻子,贝太太(蒋士云)是最可爱的女友。我的最爱在纽约。”在解除幽禁后,年近九旬的他立马飞往纽约,去看望从无情缘、同样老了的贝夫人。赵四小姐陪同前往。他们照了合影,表情安详。三个月内,他就住在蒋士云家里,蒋士云为他举行了感人的祝寿活动。

张学良百岁寿辰之际言及赵四小姐时说,“我太太非常好,最关心我的是她”。这样的评价,是否也是一种酬报?是呀,只需我爱你,这是自己的事;你爱不爱我,那是你的事。在外人看来,已是传奇。

Copyright © 1998 - 2016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