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0年天津开埠以后,很多充满传奇色彩的故事也随着这座现代性城市的日益兴盛而慢慢谱写开来。民国时期的社会名流、文人雅士、名媛美人是那个时代独有的情调和符号,他们中有不少人都与天津这座城市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情缘。他们的爱恨情仇、家国情怀、传奇往事也化作一缕情思融入了这座城市,成就了近代天津的绝代风华。

1860年天津开埠以后,很多充满传奇色彩的故事也随着这座现代性城市的日益兴盛而慢慢谱写开来。民国时期的社会名流、文人雅士、名媛美人是那个时代独有的情调和符号,他们中有不少人都与天津这座城市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情缘。他们的爱恨情仇、家国情怀、传奇往事也化作一缕情思融入了这座城市,成就了近代天津的绝代风华。

民国故事会:百岁名媛严幼韵的传奇人生

系出名门:祖父严信厚是宁波帮的鼻祖

严幼韵

民国时期的名媛美人数不胜数,有举国闻名的“宋氏三姐妹”,也有才华横溢的“张氏四兰”,而严氏三姐妹(严彩韵,严莲韵,严幼韵)更是凭借着其雍容华贵的知识女性气质,即使饱经磨难、也能泰然自若的品德,得到了后人的传颂和尊敬。在民国时期的众多名媛中,如今还在世并且在三年前出版了自己的口述自传,唯独严幼韵一人。2016年9月27日,这位见证了中国百年历史的大家闺秀,在纽约度过了自己111岁的生日。

严幼韵的祖父严信厚(字筱舫)在浙江和上海享有盛名,被誉为宁波帮的开山鼻祖,也是浙商进军天津的开山人物。严信厚自幼诗书画俱佳,尤擅画芦雁,在宁波盐帮当学徒时,为答谢当时赫赫有名的“红顶商人”胡雪岩的知遇之恩,严信厚精作一幅芦雁扇诗画赠与胡。天津开埠以后,得益于胡雪岩的鼎力推荐,1885年,严信厚被李鸿章任命为天津盐务帮办。

除此之外,严信厚成为李鸿章的“幕僚”,并且在天津开设了“老九章”分号和物华楼金店,还在东门里经司胡同开办了同德盐号经营盐业,成为当年浙商在天津的明星级人物。严信厚有一儿两女,儿子严子均继承了家产,不仅多财善贾,而且雅好文艺。

父亲严子均说:要让女儿接受最好的教育

清末民初,严子均的生活一如他的事业一样,在上海、天津两地之间不断调换。1905年9月27日,严子均家的五姑娘严幼韵在天津出生。转年,由天津邑绅郑菊如捐助位于城西南的土地十余亩,由严范孙、严子均、徐世昌、卢木斋等捐款两万六千两,兴建南开学校。1907年,严信厚在天津家中病逝。

严子均先后娶有张氏和杨俪芬两位夫人,共有十个子女,五男五女。五个儿子依次为智多、智珠、智桐、智实和智寿;五个女儿依次为智萃、彩韵、莲韵、幼韵以及小妹华韵。原来位于天津市和平区营口道的“桐寿里”(即今津汇所在地),便是得名于严子均的两位公子。

清末民初,中国正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废科举、废缠足、改革立宪,由此开始的中国现代化进程一直影响至今。在这样一个大环境下,严子均非常重视子女的教育,其中,尤以彩韵、莲韵、幼韵学业最好,时有“严家三姐妹”之誉。6岁起,严家的六小姐严幼韵进入上海中西女塾接受新学教育。 

1912年,严家迁往天津,聘请了当时南开中学、南开大学的老师来到家里教书,学习了国文、数学、英文等课程。两年后,严氏三姐妹考入天津最好的教会女校——中西女中读书,也成为了中国最早同时接受传统教育和西式教育的一批女子。

复旦大学首批女大学生 “84号”小姐严幼韵

严幼韵与杨光泩婚礼

三姐妹中的严彩韵、严莲韵考入了南京金陵女子大学,严幼韵从中西女校毕业后考入了上海沪江大学,大三时转学到复旦大学,成为了复旦大学的第一批女学生。在复旦大学,严幼韵坐着车牌号为84号的自家轿车去学校上课,一些围观的男生就将英语Eighty Four念成沪语“爱的福”,也称她为“84号小姐”。开汽车、滑冰、打网球、做按摩,在那个时代,严幼韵过着奢华、时髦的名媛生活。

1925年后,男女之间开始有了社交往来,严幼韵喜欢做旗袍、做发型,是一个“既爱钱又不爱钱”的名门女子。20岁出头的时候,严幼韵的母亲曾问她,将来想找一位什么样的夫婿,严幼韵回答说:“可以不要出身很好,也不用太有钱,能够心仪即可”。1929年9月8日,严幼韵与时任清华大学教授兼外交部顾问的杨光泩在上海大华饭店举行了婚礼。婚礼由时任外交部长王正廷主持,出席婚礼的有千余人,轰动了上海滩。

1942年日军攻占马尼拉时,杨光泩和另外7位外交官为国壮烈捐躯。从小锦衣玉食的严幼韵和她的三个孩子陷入了极大的困境。严幼韵带着其他家庭在马尼拉种菜、养猪,共渡难关。战后,严幼韵在美国远东军司令麦克阿瑟的帮助下,辗转带着孩子去了美国,遇上了生命中的第二个男人——比她年长20岁的民国第一外交家顾维钧。

从联合国官员到顾太太 陪顾维钧度过幸福晚年

严幼韵与顾维钧

顾维钧是民国时期著名外交家,民国三大美男子之一。史学家唐德刚曾言:自有近代外交以来,中国出了“两个半”外交家,周恩来是一个,李鸿章是一个,顾维钧是半个。前两人均身居“宰辅”之位,只有顾维钧是职业外交家,其在巴黎和会的英武决断被后世称为“孤独的英雄”。 

顾维钧一生中有四段婚姻,第三位夫人黄慧兰是为华侨首富黄仲涵之女。顾维钧的好友张学良曾在回忆录里提到黄慧兰,指出那时顾维钧和黄蕙兰各有情人,只是都装作不知道。顾维钧与严幼韵早在20世纪30年代就认识。严幼韵到美国后,在顾维钧的帮助下当上了联合国的礼宾官,两人曾一同前往台湾、墨西哥度假,有了结婚的打算。但当时顾维钧和黄蕙兰还未离婚。据严幼韵自传中说,这是因为黄蕙兰舍不得大使夫人的头衔。

1956年,顾维钧卸任台湾当局的驻美大使一职后,才终于和黄慧兰办理了离婚手续,与严幼韵完婚。顾维钧和严幼韵通过各种聚会来强化这个家庭的亲情和归属感。顾维钧曾说过自己的长寿秘诀:散步、多吃零食、太太(严幼韵)照顾得好。此后,两人相伴了18年,直到顾维钧去世那天的早晨,还在问严幼韵“去哪里打牌”,而后安然离世。

从1995年老人90岁大寿开始,每年9月27日生日这一天,顾家和严家的五代人都要聚集一堂,为这位充满传奇色彩的世纪老人唱起生日歌。这位衣着考究、佩戴翡翠首饰、涂着红色指甲、喷着香水的111岁老人,有着一套“任性”的长寿秘诀——“不锻炼、不吃补药,最爱吃肥肉,不纠结往事,永远朝前看。”不念过去,不畏将来,这位见证了百年历史风云的民国“爱的花”,依旧以她泰然、优雅的姿态继续着自己的传奇人生。

口述:徐凤文 文字整理:张静哲

大燕网与民国故事会联合出品

口述:徐凤文 文字整理:张静哲

大燕网与民国故事会联合出品

Copyright © 1998 - 2016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